矽谷獵人頭經理對MBA與工程師的建議

跟主題沒有關係,這是 Aaron Ross 前幾天在敝公司 Predictive Sales Submit 中演講的投影片。
非常建議對 Sales 有興趣的朋友讀他的大作 Predictable Revenue ,因為他的演講實在是太精彩了。

前幾天在一個朋友家的 Party 上遇到了個矽谷這邊資深獵人頭經理 M,幫助過下列公司在他們都還是 Startup 階段時獵過人頭: Google,Linkedin,Facebook,與 Tesla。

在討論開始之前,如果身邊有資深在做 Head Hunter 的朋友,請趕快請他喝杯咖啡出來聊聊。直到昨天為止,我才知道他們知道的內線消息這麼多,除了基本的職缺數目與薪水福利行情(不要問我,自己找自己的獵人頭朋友問 XD)與漲勢以外,他們對 Career Path (職涯規劃)也有一套非常深刻的見解,以前我隱約觀察到的蹊徑,與完全不知道的跨領域整合方法,被他輕鬆點破。

真的很有種得到偉大航線航海圖的感覺。

因為在座討論的人不是 MBA ,就是軟體工程師,我們就來討論這兩個角色吧。

MBA 畢業生

他多年的業界經驗跟我之前寫出來的文章結論是一樣的:要念MBA,就要念全美前 20 名 (Top 20) 的名校,不然就要有策略的選則區域名校

對 Top 20 的MBA來說,走到經濟體夠大的哪裡都很吃香,因此我們先不討論。

美國這邊的中大型企業很喜歡贊助自己員工念 MBA(不用錢,只是公司會跟你簽長一點的約而已),區域名校很會跟這些企業合作規劃課程與學程,這些企業上上下下的崗位就會漸漸塞滿這些區域型名校的畢業生,也就是說,這些學校的 MBA 打從入學的那一刻起,學校就幫你準備好在正這些中大企業中服務的『內線』,這也是這些區域名校 MBA 所能提供最大的價值。

M 建議,對MBA來說,不管你作什麼,能夠發揮文憑最大價值的地方還是在 Fortune 500 的大企業中,而不是中小企業或是創業,因為在這些企業中:

  1. 他們肯定 MBA 的價值
  2. 主管們都有 MBA
  3. 沒有 MBA,他們也會送你去念 MBA
MBA 在這種環境中自然門票具備,如魚得水。
M 也說,不管是那個 MBA,請一定要跟老師,同學,學校學長們,校友學長們多多 networking,出去喝啤酒,party,hiking,讓大家認識你,搞好關係,要進那間公司,要升遷,要問什麼資源都會很得心應手,別人也會熱心幫忙。
喔!對了,networking 的秘訣在於『數量大於質量』,跟大家混 30 次,比你一次請他們喝 30 杯啤酒都來得用。

MBA 要賺錢,最好的方式是進入 investment banking (投資銀行)的領域,缺點那只合約跟賣身契沒有兩樣,你的所有生活就只有工作,一天 16 個小時左右,沒有週末,他說。

M 跟我說,現在矽谷這邊大公司的行情,有工作經驗的 MBA 出來後大多會有六位數美金的年薪,這樣看來,MBA的投資報酬率還是不錯的。

軟體工程師

這年頭軟體工程師在矽谷很紅,不用做什麼,坐在那邊,獵頭會一個個自己上門來找你,但是這樣不好玩。

如果你只想要去大公司 Google 或是 Facebook ,穩穩地做,那就算了,不然,在矽谷,軟體工程師要玩大的,當技術性的共同創辦人(tech-cofounder)或是新創公司的技術 VP( VP of engineering)才對。

首先,先確定你的技術能力夠強,這裡指的技術能力當然包含(但不限於):

  1. 網站前端與後端
  2. iOS 與 Android 開發
  3. 資料庫
  4. 要能 Debug 別人的 Code
  5. 軟體架構
其實你不用當某個技術領域中最強的人,挑一兩個深入,其他部分只要隨時能夠學得起來,就也足夠了。

接下來,你必須要去做一件跟技術沒有關係的動作:Networking!
(天啊,又回到人脈為王?Networking 時請保持應有的自信,這點台灣人真的很欠缺)

VC 或是 Incubator 也有業績壓力,他們除了要不斷的找到新的創業家來充實 Profolio 以外,還要幫 Profolio 裡面的團隊找成員,你可以向這些 VC 或是 Incubator 放出風聲,只要你過去的經歷 OK ,辯才無礙,VC 們會很願意幫你介紹團隊面試。

這時候,面試的職位可都是 Director 以上等級的,還很有機會當上 Tech-Cofunder,不僅股份拿得比例大,團隊也都已經是入資過或是即將要入資的,讓你玩 Startup ,又不用斷炊。

剛開始,可以挑下列這種初階的走走:

或者你可以多參加一些 incubator 所舉辦的活動:

在場記得向 VC 散播出想要加入 Startup 的訊息,也順便蒐集市場消息,再說一次,不管何時請保持應有的自信

M 的分享中還有包含很多新創公司如何到歐洲設立子公司,別的東西不要,只想要用 L 或是 H 簽證把工程師運到美國來(找歐洲人是因為他們比較會說英文),以及矽谷公司各個職缺的薪水規格,與為了搶人才推出的種種福利。

老話一句,要知道這些東西,去找你身邊的 Head Hunter 。

人脈為王:矽谷發展 B2B Startup 的方式

我在矽谷的所有約大頭的聚會大多是在這樣的酒吧中進行的。
對這邊的人來說,『Let’s go get a beer.』是個很好約人的話術。

伯爵是典型的矽谷傳奇,20 歲上下創了間 B2B 軟體公司,幾年後以天價賣給巨頭,在巨頭待了兩三年後,30 出頭,本可一輩子不愁吃穿的他,耐不住大公司的環境,跟著幾個朋友,又出來挑戰新的 B2B Startup,每天沒日沒夜的工作著。

好久沒有遇到伯爵了。他跟幾年前一樣,繡上自己公司 Logo 的棒球帽,輕薄的運動外套配上T-Shirt,藍色牛仔褲加上簡單的球鞋,跟大家印象中矽谷的創業家一模一樣。

這次跟他聊的是B2B Startup BD (Business Development – B2B 新創公司業務發展)的秘訣。

找大頭,不要在小嘍囉上面浪費時間

如果你還不清楚,B2B Startup 最大的挑戰,就是跟那個有預算決定權的大頭搭上線,如果你賣的是業務相關的產品,那會是CMO或是VP Sales,如果你賣的是技術相關的產品,那就是CIO或是CTO了。

沒有決定權的其他人都是小嘍囉們,不管跟他們混多久都是浪費時間,要盡量避免。

跟大頭搭上線,這個案子就是由上而下(Top Down)的,下面的人就必須要衡量你的產品或是服務,必須要給個答案,整個案子的進行也會比較快。反之,該案子可有可無,自然會無限期給你拖下去,你是Startup,沒有那種時間與資源可以這樣耗。

一開始,你在業界一點名聲都沒有,真的只能跟嘍囉們談,你必須要一步步跟大一點的頭建立關係,並讓大一點的頭認同你的價值,幫你轉介紹,一步步往大頭處邁進,當你成功跟某個大頭建立關係以後,要好好利用大頭的人脈資源幫你轉介紹,認識其他大頭。

大頭,是這樣一個個打下來的。

隨著公司的慢慢長大,業界名聲的慢慢擴張,就算不認識,你也可以漸漸的直接找上大一點的頭,不必一切從零開始。

(這真的跟RPG打怪好像 XD)

如果一開始有些資源,你可以找原本就有人脈的資深業務人員加入團隊,這可以大大縮短上列流程。

投資人/天使,也是最初的業務

慎選你的投資人,因為最開始的投資人,應該要刀劍帶著跟你一起打天下。一開始的投資人有下列兩項重要的任務:

  1. 賭上他們的個人人脈,幫你找到認識的大頭,並且跟你一起去跑
  2. 介紹更多有該領域人脈的投資人加入團隊,擴展公司的觸角

如果一開始的投資人只想出錢,不想出力,那不管他 Offer 多好,還是算了吧,不值得!

B2B Startup 最重要的資產是客戶。他既然願意投資你公司,代表他有眼光看到你們產品/服務在該領域的價值,這麼爛熟該領域,他在該領域一定有相當程度的人脈。公司這麼小,一個客戶都沒有,這時候稱職的投資人必須要掄起電話,幫你約到他認識的大頭,把產品或服務賣進去為先。

同時,該天使也應該認識跟他同樣背景的天使投資人,為了公司發展,他也必須要把這些有用的資源都拉給創業家,拼湊出該公司在該領域的陣線。

B2B新創公司,就是這樣一個天使拉一個天使,串出直達客戶大頭的人脈網略,成交,在該領域占到自己的山頭,蓋出自己的碉堡。

拿股權換關係

公司沒有做起來,股權再完整都是壁紙。

一開始沒有人脈資源,也沒有錢的時候,股權就是一個你拿來把產業大頭拉進團隊的利器。

根據伯爵的說法,你儘管上 Linkedin 去找業界前輩,一定要找到哪些最頂尖的,最好是有創業經驗的,然後在 Linkedin 上面敲他們,介紹你自己與你的產品/服務,最後說:『我願意用某某比例的公司股權跟您換取 30 分鐘的會面深談』

儘管30分鐘看起來好像很不值得,但是只要約到的真的是業界A咖,而他也喜歡你提供的產品/服務,能幫你快速了解該產業最急需解決的問題,與你公司可以切入的角度,告訴你如果是他,下一步會怎麼處理,會大大節省你摸索產品定位的時間,讓你直接切入核心。

真正的A咖不會浪費30分鐘來交換一個沒有潛力公司的股權,會答應收你的股權,代表他對你公司有興趣,你有 30 分鐘的機會讓他喜歡你,掏出更多的人脈與資源,成了你的股東後,你更可以光明正大的打電話給他,跟他要求支援與資源,這樣看來,你得到的會比你給的還要大不知道多少倍。

當然,不管你公司多大間,股權最多就是100%,就算你每次只給0.1%,也只能給 1000 次(然後你就沒有股權了 XD),更何況矽谷這邊A咖的標準絕對不只 1% ,你沒有多少次給股權的機會,要好好慎選。

還有,隔行如隔山,身在 B 產業,不要去找 C 產業的 A咖,就算他真的答應了,加分可是一點也不大。

千錘百鍊你的Pitch,找到最好切入的價值定位(Value Proposition)

你以為客戶在意的東西,通常都跟客戶在意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伯爵就拿資訊安全舉例,除非法令規定或是發生問題,很少業主會在意他的網站的資安,因為那是一個很偏的領域。如果你跑去跟某個CTO/CIO 說:

『你如果不使用我們家的產品,駭客來了,你的網站就會 OOXX』

這聽起來跟下面這一句有什麼差別?

『如果你不買我的意外險,哪天你出門撞車,你就會失去工作能力,失去收入,又傷又窮又潦倒』

那你覺得客戶會不會買單?

相反地,伯爵說,跟 CTO/CIO Pitch 的時候,要把安全跟品質掛上鉤,變成這樣:

『請問您在不在意您網站的品質?』

『當然在意』

『就某某有公信力的研究結果而言,工程品質由以下三項組成:1. 不重要 2. 不重要 3. 安全。敝公司專精的地方就在安全這個部分。請問貴網站在這方面上的處理方式是?』

藉由這樣的QA方式,讓這些CTO/CIO在腦中把安全與品質掛上勾,有了這樣的基礎以後,再把你公司的形象跟安全劃上等號,深植這些CTO/CIO的腦中,接下來引誘CTO/CIO說出他們現行對安全的處理方式,你則要找尋你產品/服務可以搭進去的地方。

這也是為什麼厲害的保險業務員總是在跟你聊孝道,孩子,與儲蓄,而不是真的跟你在聊保險了。

因此,找到你產品/服務最好切入的價值定位吧,在找尋的過程中,你也會發現市場真正要什麼,然後反饋在你的產品/服務上面,不光只是個有教育基礎的猜測(Educated Guess)。

因為要趕 Caltrain ,匆匆跟伯爵道別以後,衝出酒吧的門口,邊走邊咀嚼這些 B2B 的金言。

矽谷這邊做B2B生意跟其他地方做生意一樣,人脈關係真的很重要。跟台灣中國不一樣的地方是,人脈好真的也只表示你可以找到更多的 CTO/CIO 來聽你的 Pitch 而已,能不能成交,還是看你的產品/服務能不能解決客戶的問題。

目前台灣 Startup 大多偏 B2C ,BD 的打法跟上列陳述的部分又完全不一樣了,如果要採用上列方式,請小心使用,也非常歡迎大家討論。

祕技 – 沒有人教過你的應徵技巧

原文作者曾經為了應徵上 IDEO ,花了一整天在機場的行李區研究改善的方式

這篇是翻譯來的,原文在這邊: Recruiting Advice No One Tells You

上一篇文章『美國人,印度人,與華人在積極程度上的差異』推出後,在網路上引起了一些討論。在其中的一個討論中,有讀者推薦了這篇文章,說這篇文章跟美國人,印度人,與華人在積極程度上的差異討論的東西有點像。

讀了以後,我認為這篇文章可以大大的補強我之前的論述的深度。於是我聯絡了該文的作者 David Rogier (某位史丹佛的 MBA) ,他也很樂意跟台灣的大家分享他的想法。

正文開始

研究所職涯發展中心的職涯顧問超討厭學生跟她抱怨的。每個跑去找他的學生都認為他們最厲害,獨一無二,但是想應徵的公司卻一點都沒有看見。

所以當我跑去煩他說找不到新創公司工作的時候,她叫我直接去跟 Tristan 談談。他的看法完全改變了我『找工作』 的做法。

故事是這樣的

2009 年的時候,Tristan 想要加入當時最紅的新創公司 – Foursquare

於是他上了 Foursquare 官方網站上申請。

沒有回音。

Tristan 在網站上找到了 CEO 的 email ,寄了封信過去。

還是沒有回音。

Tristan 又寄了一次。

一樣沒有回音。

再寄一次。

死都不理你。

(我自己是很鐵齒的人拉,但是我應該會在第四次後就放棄了)

但 Tristan 不放棄,再寄一次。

沒有回音。

Tristan 不信邪,又寄了 3 次。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開始幫 Foursqure 工作

你猜 Tristan 會怎麼做?他直接開始幫 Foursqure 工作。

他想要做業務開發的部分,於是他直接拿起電話拉客戶,說他自己是學生,問公司們願不願意在 Foursqure 上面放廣告(不要忘記,這時候他根本還沒有進入 Foursqure 工作)。

那時候 Foursqure 還不那麼主流,很多時候他必須跟廠商解釋 Foursqure 是什麼東東。奇蹟似的,真的有那麼幾間公司答應了。

於是Tristan 第 9 次 Email 給 CEO ,跟他說自己幫 Foursqure 拉到了幾位客戶。

這次,CEO 回信了。隔天馬上見面。Tristan 進入 Foursqure 主掌業務推廣。

這怎麼可能?

就是有可能!這方法讓你鶴立雞群。不要忘記那些熱門的公司每天接到成千上萬的申請書,他哪來得及好好認識你,花時間了解你有多特別啊?

直接動手做有下列幾項好處:

  1. 你立刻變成紫牛,變得非常特別 
  2. 表現你在該公司工作的決心 
  3. 公司已經知道你在這方面的工作能力了

如果你在徵人,你會比較想要根一般的申請者談,還是跟那個已經幫你成交兩間廠商的應徵者談?

怎麼做啊?

有時候真的不知道怎麼作,要展現什麼。

參考下列的想法吧:

著重在你『看起來』很弱的部分

在申請IDEO (一間革命性的產品設計顧問公司),我有找之前在IDEO 朋友出來問一下 IDEO 會認為我最弱,打我槍的地方。

她只問我一個問題:你真的有創意嗎?能做創意相關的工作嗎?

我根本沒有作品集,我之前的工作是做供應鏈管理的。

於是我決定不上官方網站申請工作,直接來做本書。

我花了 10 個小時的時間,在 4 個機場行李轉盤之間徘徊研究,訪問了 23 個旅客,接著把我對行李轉盤的改良設計集結成冊,丟上去給IDEO。我錄取了他們的實習計劃。

直接動手做該職缺的工作

研究所畢業後,我想從事產品管理相關的工作,當時我覺得Evernote 很屌,於是我想讓他們看看我的表現。我希望能夠改善新用戶的體驗,於是我一樣面談了 23 個新用戶,整理我的想法後,寫成 10 張投影片,寄給 CEO 。

他 30 分鐘之內就回信了,直接邀請我到辦公室跟他們談。

動手做他們需要幫助(比較弱)的方面。

有個朋友想要去某間熱門的線上交友網站上班。他做了一些功課後發現該網站的最大問題是女性使用者數的不足。於是想用優化過的 Facebook 廣告來證明他的能力,希望達到花 60 塊新台幣打廣告就可以找到一名女性用戶。

他設計了超過 50 個廣告,測試了以後,把表現最好的那幾個打包寄給 CEO,你覺得這位 CEO 有沒有回信?答案是肯定的。

沒有用怎麼辦?

這方法還是有就那麼一次不管用的時候 。我把我的工作打包後,寄給某間公司的人資主管,沒有回音。我又多做了一些寄過去,還是沒有回音。於是我打電話給 Tristan ,問他要怎麼辦。

他說:『如果你幫某間公司做了些成績出來,但是該公司卻連回應的基本禮貌都沒有。還是不要去那邊上班了八』

我認為 Tristan 大哥是對的。

要進一步的資料,去找 Keith Ferrazzi 吧,試試看他還在測試階段的課程

美國人,印度人,與華人在積極程度上的差異

這張圖跟我們要談的沒有關係拉,這是電影:
Harold & Kumar Escape from Guantanamo Bay 的劇照

(以下的故事中,所謂的印度人與華人,都是成年以後才到美國讀書的,第二代以後的移民,我都把他們歸類成美國人)

故事是從我某個朋友 MBA 學程參加的創投投資競賽 (VCIC)說起。

有別於台灣大學的常見的行銷提案賽,比如說ATCC創投投資競賽 (VCIC) 讓學生扮演創投的角色,分組討論並衡量真實的創業企劃書,並與創業家面對面進行提案審核,Due Diligence 與投資條款的談判 (Term Negotiation)。

比賽的裁判們是當地業界的創投們,從他們的專業角度衡量各隊伍在投資案的選擇,Due Diligence,與條款談判這三個項目中的表現,給出分數,最後決定贏家。

VCIC 依序分成校內,區域與美國全國這三關,一直是美國想當創投的 MBA 們的敲門磚。

強者我朋友去年的團隊打進區域比賽,今年當然就成為了新參賽者咨詢對象的首選。

校內初選一個月以前

美國人領導的團隊來了。

約了強者我朋友整個團隊的整個晚上,預約了某個教室面談咨詢。

強者我朋友跟我說,從他們問的問題中可得知他們很早就開始組織,搜集資料,與討論。也因為他們有事先準備,整個咨詢面談進展得很快,也很深入。美國人的團隊很快就搜集到他們想要的資訊,往下一階段邁進。

因為結束的很有效率,強者我朋友的團隊就打電話來問我要不要去喝啤酒 XD ,身為酒鬼的我,怎麼可能拒絕呢?

校內初選兩週以前

印度人領導的團隊來敲門。

同樣也是經過精心準備而來,但是時程上比上一個團隊晚了兩週,已經失去先手的優勢。

校內初選前三天

華人參賽者終於出現了。

不過華人參賽者要的不是全面的面談(也已經沒有時間了),他們透過簡訊與電話想要得到的,是『所有之前比賽的相關資料』與『比賽小技巧 (tips)』。

這團隊感覺上有點危機,而且為時已晚。

比賽結果

不出所料,是美國人領導的團隊贏了。另一隊印度人(非上列討論到那組)緊咬在後。

我們先不要考量其他的因素,單以積極準備的程度而言,該隊算是當之無愧。

積極度一直是在美國主流社會成功的最基本條件,在這個例子的取樣裡面,美國人 > 印度人 > 華人,那華人在大公司裡面多位居技術性職位,比較少升上管理者的職位的現象自然是可想而知。

其實這現象根傳統的華人教育有很大的關係,從小到大我們被教育:

  1.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2. 勸進,而後進
  3. 那是別人家的事
久而久之,我們處理事情的態度就變成要人『推動』,要等待指示,要等待允許,而不是自己『自動』了。
『推動』與『自動』的差異,正是能不能打進美國公司決策圈的『不積極』與『積極』的區別。

另一個簡單的報告專案

強者我朋友又跟我分享了一個分組專案報告的小故事。

當組上的成員敲定,身為台灣人的我們會假設大家會在第一次討論中,大家坐下來決定報告的走向,進行分工。我們會假設每個人都可能有當組長的機會與意願,因此會在第一次的討論中,跟所有人一起決定 Leadership 是誰,等等。在大家不熟的時候,我們會採取『共識決』。

不在其位,我們不會跳出來領導。

他們組中的老美可不這樣搞。

第一次討論之前,他就已經把報告幾個可能的走向與分工都想好,並用 Email 寄出。第一次討論讓大家直接針對他提出來的東西進行討論。

成員當然有說不的權利,但是討論之前,整個報告就已經被老美想過了,討論的走向當然會在他提出的框架下進行,除非有人強力反對,整個團隊的領導也會是這位老美先生。

一樣的,在團隊領導方面,這位老美先生很自然地掌握了先手之勝。如果這時候有某位華人朋友想當組長,第一次討論時才出手,根本沒有辦法服眾,大勢已去。

要跟美式的積極對戰,就要爛熟美式的積極才行。

美式升遷,我怎麼知道你能把事情做好?

就我認識,身居要角的朋友或是上司告訴我,他們這裡的哲學是:
『We promote whoever that can do the job well. (我們提拔可以勝任該職缺的人)』
但是重點是,到職該職缺以前,他們怎麼知道你能把該職務做好?
答案很明顯,你要讓他們感覺『你已經在做了』,之後升你只是讓他們能夠名正言順的把責任扣在你身上而已。

你對某個職位很有興趣,不要害羞,跳進去做就對了(當然你原來的工作還是要做好),要等到有 Title 才做事, Title 就絕對不會是你的。

『你已經在做了』,這就是美式的積極。

——————————————————–
後記
有讀者推薦了一篇美式積極應徵工作的文章,對相關議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繼續閱讀這篇:祕技 – 沒有人教過你的應徵技巧

人才出走對台灣是好事

舊金山,中學生的打工:人工移動看板 XD

我想純粹從一個辯證的角度來思考台灣人才外移 (brain drain) 的狀況,對人才與對台灣競爭力的影響,請先看下列列表:

.tg-left { text-align: left; } .tg-right { text-align: right; } .tg-center { text-align: center; } .tg-bf { font-weight: bold; } .tg-it { font-style: italic; } .tg-table-plain { border-collapse: collapse; border-spacing: 0; font-size: 100%; font: inherit; } .tg-table-plain td { border: 1px #555 solid; padding: 10px; vertical-align: top; }

不是人才的人,有沒有出走都對台灣競爭力影響不大,至於人才留在台灣,對台灣現有的競爭力也沒有影響。

值得我們討論的其實只有紅色的部分,也就是出走的人已經確定是人才這部分。

在立論之前,我們對這些出走的人才訂定一些假設:

  • 台灣很棒,大家也都想當台灣人,不想當外國人,但是因為下列其中一項原因而出走
    • 想要歷練不同文化,試試自己有幾斤兩重
    • 現階段台灣環境不好,有志難伸,海外機會更好
  • 出走的人都不是政商名流或是二代,想要從台灣捲款潛逃,恩斷義絕,舉家搬遷

留不留在台灣

既然已經確定這些出走的是人才,我們來討論一下如果這些人留在台灣對自己與對台灣的利弊如何。

對台灣來說

如果這些出走的人是為了歷練與自我提升,其實他們說什麼都會走,因此我們在這邊不需要討論。我們討論一下因為環境,機會或薪水問題出走的人才好了。

依照基本的供需原則,台灣之所以會落到人才的資質,奴才的待遇這局面,很明顯的是因為人才的供給 > 人才的需求所造成的。簡單地說,台灣這經濟體現在根本就不需要這麼多的人才。

對台灣社會來說,如果要把給人才的薪資與待遇提高,只有兩個選擇:

  1. 增加人才需求,也就是經濟體大幅成長,實質經濟活動增加,不是只有單單炒房炒上去的經濟成長。
  2. 減少人才供給,也就是人才出走。
對人才來說,第一個選項除了自己創業以外,其他都不是操之在己的,因此我們可以忽略掉(大力支持創業,那是經濟體汰舊換新的唯一方式)。操之在己的就只剩下第二個選項了。
人才出走其實是可以提高台灣留下人才的價值與待遇的。

對人才來說

人才不是機器或是工具,製造出來以後就只能做一件事情,人才是會隨著學習與歷練成長茁壯的,沒有人生下來就能撐起一片天,都是通過不斷的學習與歷練,才能漸漸的『成大器』。

人才出國以後,除了語言以外,必需要立刻學習適應不同的職場與文化,不同的做事標準,不同的期望,與不同的溝通方式,這些歷練都是讓人才更上一層樓的絕佳養分。若干年後,我們看到的不會只是台灣標準的人才,而是那些能夠跨文化,跨領與,與跨標準的人才 2.0。

反之,如果把這些人才硬壓在沒有資源的惡劣環境下久待,不僅扼殺了學習與歷練的機會,人才也會漸漸同化,變成一般般的奴才,甚至蠢材了。

人才,會漸漸的消逝,這對台灣與人才來說都是莫大的損失,不是嗎?

因此,如果周遭有人才想要出去闖闖,對台灣對個人來說都是好事,應該要大力支持才是。

回不回台灣

依照之前的假設,散出去的人才沒有認同問題,對台灣都有感情,台灣是唯一的家鄉,唯一的根。如此一來,散出去的人才其實不是費用(expense),而是資產,不管這些人最後有沒有回到台灣。

這些人回到台灣

如果最後這些人才 2.0 回到了台灣就業或是創業,對台灣經濟體的貢獻自然不在話下。

除此之外,他們還會帶來很多本來不存在於台灣的新視野與新看法,帶來新的 idea 與海外資源。舉個例子吧,AppWorks 的 Jamie 與他的合伙人們不都是所謂的海歸派?推動台灣 Startup Weekend 不遺餘力的 David Kuo 也何嘗不是加拿大歸國的?

這些人不回台灣

就算這些人最後在海外待了下來,成為所謂的台僑,還是對台灣有利的。
你知道外交部,僑委會,資策會 … 等這些國內單位是怎麼集結海外資源的嗎?沒錯,正是台僑。試想你是駐歐美某國的外交官,三年一個駐地,同一個地方最多待上 6 年,這麼短的時間內,你要怎麼打進該國的主流社會?建立友誼?
大多數的情況是借重當地台僑的資源與人脈關係。

舉個實在一點的例子吧,這屆資策會帶團到舊金山 500 startup 裡面對眾多 Angel Pitch (請看上圖與下圖),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美國創投的廠子裡, 90% up 是台灣人,不然就是台灣裔美國人?
我去過舊金山當地的一個叫做 VCNetwork 的聚會,這是某個任職創投業先進所組織起來的創投社群,相信我,黑頭髮的一般而言佔 10% 左右而已。
很明顯的,資策會槓桿當地台僑的資源,完成了這場 Pitch 大會。
這些台僑就是台灣的資源,在世界各地為台灣的經濟體貢獻。

其實這些事情都發生過

人才出走這件事情其實早就已經發生過了,只是之前叫做『留學』。1950,1960 年代,台灣的基礎科學/工程精英,大學畢業後,爭先恐後的往美國歐洲跑。

張忠謀跟李遠哲起先都在美國留了下來,最後也都回到台灣。台積電仍然是矽谷這邊的首選廠商(IC相關產業的人都會跟我聊到TSMC),對台灣經濟體的貢獻是沒有人可以忽略的。

這次人才出走潮,造成的原因雖然跟上一代不一樣,但是硬把這些想出去的人留在台灣,對台灣的經濟體幫助,長期而言,不會有放他們出去來的大。

只要我開頭的假設是正確的,長期而言,對台灣絕對是好事情。

所以你如果想要出去,趁現在趕快成行吧!

[無雷] Ender’s Game (戰爭遊戲) 所啓發的思考:亂拳打死老師傅 v.s. 策略思考

昨天看了 Ender’s Game (中文譯名:戰爭遊戲) ,大力推荐還沒有看過的人去看。

Ender’s Game 是本 1985 年出版的科幻小說,最近搬上大銀幕。個人認為,這部電影要看的不是特效有多好,場面有多大(雖然這兩個也都很好拉),而是所謂的『策略』。

活到現在,這兩個字你應該也聽過無數次了吧?但是老實說,直到最近,30 歲上下的我,才知道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亂拳打死老師傅 v.s. 策略思考

我之前的 business partner 總是說,我那種亂拳打死老師傅的人。

的確,在升學的所有考試中,我一直都是那種課本從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然後忽略所有練習題的人。

其實我真的不是懶,只是我有一種偏執,我認為如果我做了練習題,習慣了回答問題的感覺了以後,考試的結果不會是我的實力,而只會我有沒有看過,或是做過那些題目而已。我認為這樣是作弊。

所以我專心致力的準備了一年,聯考的結果是:東吳大學資訊科學系(雖然讀了一年後就轉到中央資工),這是我亂拳的結果。

我的一個朋友,他原本因為物理資優保送上台大物理系,卻因為想讀醫科放棄保送,在聯考兩個月前重新開始準備聯考,但是他只有物理與數學超群,其他科都跟不上同班同學,更遑論考上醫科呢?

因為只有兩個月的時間,根本不可能讀完過去三年的所有課業,跟他父親做下來討論了一陣子後,他們兩個制定了一個策略:

  1. 不去學校,不要翻課本復習,因為沒有時間
  2. 去坊間買到所有的聯考模擬考題,總共約 100 份
  3. 每天一早做一份全科的模擬考題,父親立刻幫忙把成績改出來
  4. 當天剩下的時間全都花在訂正那些做錯的題目上面
  5. 不了解的地方才翻課本或是參考書
這件事情他做了兩個月,他考上陽明醫學院。
先不要考慮我跟他可能有資質上的差異,老實說,如果我們拿現在 Big Data 的方式來分析所有聯考的考題在課本上面出現的章節與比重,每科聯考會考的重點不就是那 100 – 200 個左右?而且一直重複出現?(以上不負責任推論)
他這種練習,把火力集中在每科那 100 – 200 個左右的重點,是不是比我把課本整個翻過來翻過去還要有效率很多?
再加上他集中火力在問題的回答上面,他已經習慣了那種節奏,執行的結果當然相差很大。這就是亂拳 v.s. 策略思考的結果。
我一直都在練內力,但是內力好不好,跟打不打得贏是沒有絕對的關係的。『怎麼贏與怎麼打』比內力還要重要很多,這一切都是金庸害的 XD。

Ender’s Game 整場都在講策略的運用

Ender’s Game 幾乎每一幕都在講策略的運用,當你的生命與環境出現了難題,你要怎麼去解決?

  • 當學校或是公司有人欺負你了?而且那些霸凌遠比你還要強大的時候?
  • 當大家都討厭你的時候?
  • 遊戲規則就已經規定你絕對贏不了的時候?
  • 當敵人有著 100% 的地利,而且已經部署完畢,等待你掉入陷阱,一網打盡的時候?
一個鏡頭接著一個鏡頭,你可以看到 Ender 的想法與解法,他的策略。

過去我遇到同樣問題的時候,我可沒有這想到這些東西。

很多人會膚淺的覺得他只是個很聰明的人,會『think outside of the box』,殊不知,『think outside of the box』完全只是表徵,躺在這後面的,其實是更深層的策略運用:
  1. 你的目的什麼?
    1. 升職?哪個職位?為什麼要到那個職位上呢?
    2. 這職位需要做哪些事情?需要俱備哪些能力?
    3. 定義清楚你的目的,不然你怎麼樣也達不到目標。
  2. 已知與未知的環境變數是?
  3. 遊戲規則是什麼?
    1. 我不能做什麼?為什麼?除此之外我什麼都可以做。
    2. 是誰在制定遊戲規則?可以挑戰嗎?挑戰後的結果是?
  4. 你手上可以調動的資源是什麼?
  5. 怎麼做?為什麼?風險是?成功率多少?
  6. 最重要的是,你願意捨棄什麼?
    1. 資源只有一份,你一定要捨棄對目的來說不重要的東西。
    2. 捨棄的這些東西,就是你策略最小的成本。你準備好了嗎?

那些 MBA 朋友,或是學策略的人會接著講一大堆。但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真的有運用到這樣子的思考嗎?

我知道我從來沒有,終究還是亂拳。但是我會開始會在未來的所有實行前都多放一顆腦袋,練習策略思考。

如果你還不知道我整篇在說什麼,去看戰爭遊戲電影吧。

矽谷的技術社群

Yeah! 我在這裡面噎 XD

如果你是軟體工程師,技術社群真的是你磨劍切磋的好地方。不管你是用哪種語言的(RubyRScalaJavaJavascriptpython … 等)

還是專精於哪一種領域的(GoogleBig DataSecurityStartup軟體工程 … 等),你都可以在這些領域中找到自己的同好,分享並吸取經驗,
甚至找工作等等。

在來到矽谷之前,小弟我也曾經在台灣的 Coscup ,GTug,java/scala 社群中給過 Talk ,參加過社群活動,對社群活動其實不算陌生,但是搬到矽谷以後,還是被這邊技術社群的 scale 與數量給嚇到了。

只要是軟體技術,就找的到社群

矽谷技術社群可以分得很細,不僅僅只有特定程式語言的(scala或是python等),或是時下比較流行的那些 buzz words(big datamachine learning等),其實還有比較小眾的,像是專們講 Django 這個 web frameworks 的,大量資料處理軟體 Hadoop 的,資料庫 Mysql 的,或是類 Google 搜尋引擎軟體 ElasticSearch 專門的社群。

不僅如此,你也可以找到專們做軟體自動化測試視覺化資料的,DevOps 的 … 等等這些特定領域的社群,看得我眼花繚亂,也完全參加不完。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自己來找找吧

社群包晚餐:Pizza,可樂與啤酒

吃也吃不完的 pizza

大部份技術社群的聚會都在周間晚上的科技公司裡面,我們這些宅宅們下了班,沒事想要回母艦走一下,就會往社群裡面走動。為了吸引這些宅宅工程師的興趣,這些科技公司們會把 Pizza,啤酒,與可樂擺滿一大桌,任宅宅們恣意取用,再派些自家公司的員工下海跟這些宅宅互動,一者切磋交流,一者幫公司找人才。

如果你真的不想自己吃晚餐,或是不想花錢吃晚餐,週一到週五你大可每天都去不同的社群吃免費的,完全不用支付半毛錢。

當 pizza 快吃完的時候,那些贊助的公司可是一點都不手軟,加碼加到你撐死為止,訂的 pizza 也大都不會是達美樂那種速食 pizza ,是附近好吃的 pizza 專賣店熱騰騰出爐的,保證手指留香。

ps. 不是全都吃 pizza ,我就吃過墨西哥菜與 buffet,也不一定只有啤酒,紅酒白酒都有出來的時候。

年齡層分布廣

社群去多了,你會發現你看到很多資深宅宅,雖然說大部份的工程師都在 30 上下,但你在每個聚會中都會發現 50 歲上下,看到了下意識會想要膜拜的那種尤達大師類的存在。

雖然不知道他們技術厲不厲害,但是你會瞭解,只要你喜歡,工程師是可以做到老的職業。攀談過幾位以後,我發現他們有幾個共通點:

  1. 精通 3 種程式語言以上
  2. 問問題都非常犀利
  3. 有時候一個晚上會跑很多社群,因為他們對很多講題有興趣

絕對是找工作的最佳場所

社群聚會是 senior developer 出沒的地方。聚會正式開始之前跟之後,是相關技術公司最好的招募時間。想找人的那些公司會先上台跟大家自我介紹,讓大家認識他們,告訴大家他們的技術運用,對這些公司有興趣的宅宅們就會自己找時間跟這些公司攀談,互相瞭解一下彼此。

有很多公司也會找人混在聽眾中間,一起跟社群成員聊天,遇到好的對象就會直接詢問聯絡方式,非常積極主動。

也因為你可以直接跟該公司的人員互動,公司瞭解你的速度就很快,你的履歷幾乎 100% 會到達面試階段。之後呢?看你的造化了。

如果你想進 Google , Linkedin ,Twitter ,或是 Yelp 這些炙手可熱的公司,他們都有定期贊助社群聚會,上 Meetup.com 去找找吧。

技術型/工具型公司推廣產品,聆聽市場的聰明方式

除了找工程師以外,公司們贊助社群有時候是為了要推廣產品,與從市場中取得第一手資訊。

他是 Fliptop Engineering 的頭

SAP 贊助 Power of Predictive Analytics ,與新創 Big Data 公司社群,順便大力推動自家 in-memory 資料儲存/運算平台 Hana。Solano Labs 贊助 Automated Testing San Francisco 是為了推自己做的雲端 Jenkins 系統。SauceLabs 也是為了同樣原因贊助 San Francisco Selenium Meetup Group

如果你剛好對他們的產品有興趣,直接去找他們的人聊聊真的會快很多。我自己就是因為去了 San Francisco Selenium Meetup Group 才把 Selenium 搬到 SauceLabs 去 (絕對不是因為我在聚會抽到一台 Nexus 7)。

矽谷的技術社群真的還很多樣,如天上的繁星一般多,資源也非常豐沛,有興趣的朋友不妨走走,應該會有很多跟台灣不一樣的體會。

最後,幫自己家鄉台南的社群推一下:MOSUT — Meet Open Source User in Tainan,我一直認為台南有非常豐沛的工程人力資源,只可惜產業還不大,希望假以時日,可以看到台南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科技之路,而且千萬不會是那種政府蓋出來卻完全沒有路用的科學園區。

要留在美國工作,學校排名重要嗎?

名門出身,真的對在美國找工作有幫助嗎?

先講結論好了,除非你是前 20 名的名校出身,不然區域性的好學校,比全國性的好學校好用很多。

美國職場仍然是非常崇拜名牌的,只要你是哈佛或是 MIT 出來的,剛踏出校門的那一刻,你大概會感覺身在雲端,面試很少無往不利的。只要你之後職場中沒有搞砸,也多少有點建樹,學校可真的會是你可以說嘴說到老的。

因此,如果你可以念前 20 名的名校,老美們都聽過的那些名校,請一定要去念,對你的職場絕對有很正面的加分。

那其他學校呢?還是看排名嗎?

在台灣我們知道台大,交通,清大,成大的資工系很好,排名也大概是照這個順序,那有人在管中央,中山,中正,中興哪間的資工系比其他的還要好些嗎?住桃園的會覺得中央好些,住台中的會覺得中興不錯,住嘉義的會偏好中正,住高雄的絕對不會認為中山比其他還差,至於對住台北的來說,大家看起來都差不多,不是嗎?

要知道美國其實是個地域性很強的國家,技術上來說,這其實是 50 個國家所組合而成的『邦聯』,每個洲都有每個洲自己的區域名校,儘管在全美排名沒有特別前面,卻是在那個地方大家都聽過的。

如果你的目的是要待在美國工作卻沒有辦法擠身前 20 名的名校,而且你知道你想去的公司/產業在哪個地區,那我勸你,不要管剩下的排名,直接選地區名校對你的幫助會更大。

比如說,你想要留在西雅圖體驗西雅圖夜未眠,雖然這份排名說紐約大學MBA (No. 10) 比西雅圖華盛頓大學MBA (No. 23) 還要好很多,選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幫助還是遠比選紐約大學的勝算大很多。

如果你想要待在矽谷灣區上班,聖塔克拉拉大學或是舊金山大學就比明尼蘇達大學 (No. 23) 機會還要好很多。當然拉,如果你上了柏克萊,或是史丹佛,那就說什麼也要去念。

區域性名校在當地職場有兩個優勢:

業界關係互動良好,產學活動多

美國大學(尤其是MBA)學程的設計比台灣還要務實很多,好一點的區域學校跟當地的產業關係都很不錯,課程設計也盡量會依照當地的市場需求作調整,規劃完整一點的學程,甚至會幫學生找當地業界實習的機會。

這樣頻繁地跟當地業界互動,當然有助於讓公司更瞭解你個人,與讓你更瞭解公司,接觸時間一久, Offer 就這樣慢慢談成了。我認識好幾位朋友就是這樣留了下來,在矽谷找到一席之地。

業界校友眾多

美國好一點的學校都非常細心經營校友關係,這不僅僅是對學校的認同,學校們知道,每個成功的校友都是學校的資產。

一則成功的校友不會吝於捐錢給學校,再者成功的校友很能拉拔同校的後進,等於是學校在業界的暗樁。學校們也會鼓勵學生們對校友使出『去找內線聊聊』這種絕招,校友們看到是同校的學弟妹,也通常會多播出時間來聊聊,回饋一下學校。

如此一來一往,區域性名校的威力就漸漸凌駕於 20 名以後的名校了。

如果你的目的是在當地工作,但是又不幸沒有申請到前 20 名的學校,選區域性名校才是上上之策。

想來舊金山工作嗎? Alpine Data Labs 誠徵工程師囉!

這篇是幫朋友徵工程師來著的。

如果各位朋友看完矽谷不是美國如何在台灣找美國的工作,與不平凡的唯一方式:搭上火箭後感到熱血沸騰,想要到矽谷來一試。恭喜你!現在你有機會一展身手了。

DB Tsai 服務的公司 Alpine Data Labs 希望能找到 scala 後端 (backend) 工程師與對機器學習 (machine learning) 有研究的工程師。

heheh… 當初叫你學 Scala 不學齁?

當然,如果你被錄取了,簽證的問題他們公司會幫你搞定 🙂

以下是他公司與職缺的細節:

Alpine Data Labs is hiring! We are seeking world class people to help build a scalable web-based machine learning platform, which can help data scientists build predictive models and solve real-world problems using Hadoop/Spark and MPP databases.

We are looking for:

★ Hadoop/Spark Gurus

★ Scala Geniuses

★ Backend Web Experts (Play! Framework, Spray.io, RestAPIs, Websockets)

★ Machine Learning Experts

★ UI/UX Visionaries

We are not only using lots of open source packages, but also contributing our algorithms back to open source communities. We are happy to have our developers working closely with open source projects.

We are currently contributing our Single Pass Algorithm for Penalized Linear Regression with Cross Validation on MapReduce to mahout, and will contribute more!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該公司的訊息,請看:

We would like to give you more background about our company.

We were recently selected as one of seven “Hot Hadoop Start-Ups", see
http://startup50.com/BigData-42
http://www.datamation.com/applications/seven-hot-hadoop-startups-that-will-tame-big-data-1.html

You can find lots of useful information on our web-site. Please check
out the product demo here:
http://www.alpinedatalabs.com/product.html

Here’s an interview we did that describes the business motivation behind what we do:

Here’s an example of the press coverage that Alpine is getting:
http://www.informationweek.com/software/business-intelligence/emc-taps-alpine-as-sas-alternative-for-a/240006907

Finally, here’s some of the academic and open-source background to
what Alpine does:
1) http://madlib.net/
2) http://www.eecs.berkeley.edu/Pubs/TechRpts/2012/EECS-2012-38.html
3) http://alpinedatalabs.com/download.php?file=DataScienceWithHadoop

履歷請直接寄給 DB Tsai dbtsai [at] dbtsai.com

上吧!

不平凡的唯一方式:搭上火箭

太空梭,也是搭著火箭向上的

照往例,先放一篇技術文: liftweb project structure and boot.scala ,以下進入正文。

另一個在『挺身而進』中非常重要的職場金言是:

如果有人給你一個火箭上的座位,別問位子在哪裡,上火箭就對了!

最近跟一位矽谷這邊野心勃勃的上班族聊天後,才真正瞭解這句話的意涵。

我們叫這為野心勃勃的上班族 N先生吧。N先生才在前些日子加入了一間約 500 人上下,創立 10 年左右,成長快速的科技公司。目前市場需求旺盛,公司還在不停的擴張,也因為目前矽谷人力資源供不應求,公司完全雇不到有經驗的產品行銷人員,而他也因為過去身為業務的經驗,屢屢在團隊中展露頭腳,漸漸變成部門中的紅人。

『最近有兩個部門老板開薪水 15 萬鎂,每年薪水成長 10% ,年終還有 10% 的獎金來挖我,升我當部門經理』他說。

今年他 28 歲。

『我終於知道什麼叫火箭。這樣下去,我 5 到 10 年一定可以做到 VP』他每句話都鏗鏘有力,尾音上揚,透露出強烈的自信與樂觀。

跟幾年前有著 180 度的不同,上次我遇到他的時候,眼中沒有閃耀的光輝,被公司成長停滯的壓力箝制住,每天都覺得好累。

如果他公司繼續成長下去,也因為矽谷不停的人才荒,10 年之內坐上高位,在矽谷這個高階管理階級炙手可熱的氣氛下,N 先生可能是未來雜誌上偶而會出現的那種企業高管。

我的一個英國朋友,前三年才搬到美國,也是因為剛剛好搭到火箭,現在在業界的名聲水漲船高,你聽過的所有大型軟體/網路公司都有挖過她當高階經理。

回來看看台灣吧。台灣年輕人比以前苦悶,但是總是說不清楚那個苦悶的源頭是什麼。現在,我漸漸地覺得那個苦悶的源頭來自於停滯的成長。

不要管 GDP 了,那跟我們這種市井小民的關係不大。我周遭的朋友們幾年前陸續進入職場,現在呢? 80 %  的他們還在幾年前的職位,做幾年前的事情,賺幾年前的薪水。

時間荏苒向前,整個環境還是一成不變,公司沒有成長,沒有新的職位需求,沒有新的機會,往上位置卡死,感覺很可能現在做的,要一輩子做下去了。

悶阿!於是我們將心思轉到小孩的成長上,轉到開民宿,開咖啡館上,轉到所謂的小確幸上面。但是這樣一來,整個經濟體就更完全沒有動力了。

如果 Sheryl 或是 Marissa Mayer 現在才進 Google ,他絕對不會被 Facebook 或 Yahoo 挖,因為現在 Google 的爆發力沒有 2000 年來的可觀,也絕對沒有現在的她們。如果N先生沒有進現在的公司,他的前景仍然一片暗淡。如果那位英國朋友沒有剛剛好搭上火箭,她仍然只會是個歐洲某區的業務經理。

很多人說,成功的要素是 Right Place and Right Time ,其實大部份的時候,是看你有沒有搭上火箭。

成長!成長!成長!

寫到這邊,如果你還不懂火箭是什麼的話,那是『成長快速的組織』,這組織有時候會是公司,有時候會是個部門,有時候會是政黨或是NGO。

如果你還年輕,請一定把自己的事業投資在這種組織上面,那是跳脫平凡的唯一捷徑,相反的,如果你現在就投資在已經成熟,成長性不強的組織裡面,可以想見,如果你不是在某方面有神一般的能力,或是祖上積德,你只能跟著大船慢慢前進,甚是後退,更不用說搭上火箭了。

火箭怎麼找?

經濟體不斷地進行翻修淘汰與創新的動作,因此世界上永遠不缺少這些組織,只是看你有沒有用心去找,一般而言,我覺得這些地方機率比較大:

  • 快速成長的經濟體中
    過去的台灣與現在的中國都屬於這個類別。問問父母,他們一定還記得『台灣錢淹腳目』的日子,如果你跟我一樣資深,一定也還記得上一個世代所謂的『科技新貴』。
    我 10 年前曾經聽過 40 多歲的資工系教授感嘆他同學一個個都已經『退休』了,你就知道上一波 PC 時代台灣成長的勁道。
    可惜台灣這次沒有轉型過來,一方面是因為台灣企業有路可退到大陸的磁吸效應,另一方面是因為台灣新一波新創公司方興未艾。
    我的建議是去中國,去新加坡,去香港試試看吧,等台灣下一波火箭起飛的時候,你也已經練好功了。
  • 新創公司發達有力的地方
    這些地方,就是下一波世界經濟的引擎。新的產品與經濟活動會取代掉老舊的產品與商業模式,在這樣頻繁的汰換活動中,那些賭上的公司會如火箭般高高升起,獨占鰲頭,這個過程中,又會創造出多少英雄好漢?想來矽谷?那你一定要參考這篇如何在台灣找美國的工作

你很可能誤判,火箭沒有上升,或是飛的沒有想像中的高,只要你還年輕,都還有機會賭上下一支火箭,如果你連試都不試,就只能跟隨大船的命運,隨其浮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