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創業家書單 – 撕裂台灣社會的兩股力量,不會再是統獨

保守派與自由派之爭是西方民主社會的常態,台灣社會發展似乎也漸漸往這方向靠攏,
但是這兩邊的起源是什麼?我們該如何處理對方呢?
圖片出處

別會錯意,統獨仍然是當前台灣政治上最重要的議題,但是如果某陳年歌手的宣言屬實,台灣新生代全都傾向天然獨,統派的人口與勢力自然會被壓縮,空間會越來越少, 20 年後的台灣政治光譜,統獨議題的重要性自然大大降低(但是戰爭議題可能會升高 XD)。再不然,中國終究統一(ㄓㄢˋ ㄌ一ㄥˇ)了台灣,自然不再需要談論統獨問題。

反正統獨以後根本不重要,我們來討論一下統獨之外的其他社會議題,多元成家,宗教,死刑,與政治之間的關係。

矽谷真的是一個非常迷人的地方,最近結識了一位進化人類學家,政治心理學家,政治顧問,演講家,作家,同時也是一位軟體公司的創業家,名叫 Avi Tuschman 的有趣人物,這次我們介紹的,就是他 2013 年出的政治科普書:Our Political Nature(中文應該可以翻成『我們的政治天性』,台灣沒有出版,暫時找不到)

如果一年只能推薦一本書,我去年的書單是西方憑什麼,而今年遙遙領先的不二之選,正是 Avi 的 Our Political Nature

過去這幾年來,台灣社會的撕裂,似乎慢慢由傳統藍綠,轉變成世代之爭,以年輕人為主的自由派(白衫軍運動是近期最具代表性的),沒有辦法接受現在社會那麼嚴苛的生存環境,那麼多潛在的規則。對同樣是人類的同性戀人口,有著那麼多的譴責與不諒解。對著殺人執法的死刑,執行得如此草率,也不願深入研究背後的結構性的真正原因與問題。

與之對立的,就是偏向中老年人口的保守派,他們不懂過去那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價值,為什麼會被一群小屁孩挑戰,每個社會本來就有自己的規則,水至清則無魚,掌握規則者稱王,名正言順。同性戀沒有辦法繁衍後代,在諸多宗教中都是沒有辦法接受的,又那麼令討厭與噁心。死刑犯罪有應得,沒有什麼好說的,當初不要犯罪,不就好了嗎?搞不懂『惡、即』這麼直接的正義概念,有什麼值得討論的。

惡即斬聽起來好像很爽,但是到底惡的是個人,還是結構呢?
圖片出處:神劍闖江湖

保守派的大人們喜歡叫自由派的動亂份子紅衛兵,自由派這群毛小孩則指責這群保守派的大人腦殘,於是兩股力量撕裂社會,看起來亂糟糟的,沒有焦點,沒有辦法前進(然後隔壁國家好像很和諧很厲害,又很有錢,一定是因為社會和諧所以有錢的 XDDDD)。

這種左右派,保守與自由派的分別,其實一直存在人類社會中,西方民主政體中尤其常見,之前的台灣,在高壓的政權下的統治下,自由派的想法沒有辦法很徹底的表現,大部分的情況,是表現在黨外的活動中,或是次文化團體的地下活動中。自從台灣民主化以後,這種隱性的,黨外的想法與活動,就漸漸的,慢慢的在社會中浮上檯面,就像是以前只在台北新公園周遭存在的同性戀次文化圈,慢慢的占據了主流媒體,成為社會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話題。

撇開統獨問題後的國民黨與時代力量兩黨,在其他議題上的意見,正佔據了台灣保守派主流與台灣自由派主流的兩端,針鋒相對中。

根據 Avi 的分析,人們在政治光譜上的選擇,跟他們對下列三項議題的意見呈高度相關,分別是ㄈㄈ尺死刑犯是可憐還是可惡,與孟子性善說

ㄈㄈ尺可恨嗎?

你的族裔學認同是什麼?

第一個(如果不是最重要的)區別保守派與自由派的成因,是個人對自己族裔(tribalism)血緣上還是文化上的忠誠度與堅持程度,保守派的人基於對自我族裔與基因的忠誠,對ㄈㄈ尺,多元成家大多持不支持或甚至反對的態度,對宗教也相對比較熱衷。

同系繁殖,異系繁殖與多元成家

PTT 之前有過所謂的ㄈㄈ尺之亂,為什麼有很多人討厭跨種族戀愛呢?其實 Inbreeding(同系繁殖)對種族延續性來說,有不少的好處。

同系繁殖可以確定最適合該環境的優良基因能夠繼續延續下去,不需要帶入不確定能夠適應當地環境的外來基因,等著被演化淘汰。舉例來說,如果 CCR 生出來的小孩沒有遺傳到本土病毒的抗體,該民族傳承基因的機會又會少掉哪麼一些,如果族群的每個子孫都這樣搞,要不了幾代,整個民族滅種的機率很高(古代拉,現在先進國家都有先進的醫藥與疫苗,這種問題較少)。

保守派著重在自我族裔基因的延續性,除了無法容忍外來基因的異系交配以外,通常還無法容忍沒有辦法生育的 LGBT (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與變性人),沒有辦法接受多元成家。

既然同系繁殖這麼好,怎麼還會有人支持 Outbreeding(異系繁殖)呢?過度的同系繁殖,如果進階到近親繁殖,對物種的延續性來說也完全不是好事,下頭這隻看起來很畸形的白老虎就是近親繁殖下的悲劇。

近親繁殖的悲劇,圖片出處

其實不只是人類,鳥類,猩猩等動物間也有ㄈㄈ尺 ,有所謂的 Outbreeding(異系繁殖)。在遺傳學上,異系交配是物種跳過成功機率不高的演化,直接適應新環境的捷徑,科學家就曾經發現過某些抵抗滅鼠藥的基因以異系交配的方式出現在沒有施用過這些藥物的不同地區,不同鼠種,這些混血老鼠跳過存活率不高的演化,直接繼承抵抗滅鼠藥的能力,適應異地環境。

自由派的人對ㄈㄈ尺與多元成家相對而言比較支持,如果我是創造萬物的大自然,我當然要在物種某些個體中特別加入喜歡ㄈㄈ尺的一些基因,因為這些異系繁殖的個體能夠幫助物種快速適應變化劇烈的環境,是演化的先鋒部隊。

所以,不管你是喜歡ㄈㄈ尺,看不起跟表妹結婚的古意男,還是護家聯盟,看不慣支持多元成家的一群敗類,別忘了,你我都是大自然演化下的棋子罷了,保守派深耕承平時期的大量繁殖,自由派確保環境劇變的基因延續性,各司其職,把人類推向未知的明天世界。

死刑犯是可憐還是可惡?

你對社會不公的容忍程度到哪裡?

如果你是 1096 年時住在德國村莊的猶太人,在十字軍東征時剛好經過你家附近,根據聖經,你的祖先殘害了耶穌基督(雖然耶穌基督自己也是猶太人),天主教十字軍早就看你們猶太人不爽很久了。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既然十字軍這次有這麼多人『路過』,就順道滅了滅這幾個猶太村莊。站在十字軍的角度,替上帝行道天經地義,再正義不過了,但是猶太人們自己怎麼看呢?

你絕對猜不到,猶太人們自己也覺得自己罪有應得!他們認為自己的祖先在摩西時期犯過原罪,這次只是上帝來討點債而已。換句話來說,這件不公不義的事情,某種程度上來說,兩方都認為是因為主持正義才發生的!

其實保守派跟自由派對正義的觀念天差地遠,在死刑的必要性與執行上面尤其明顯,保守派認為世界是正義的,體制是健全的,因此如果個人犯罪,有問題的一定是個人,需要被懲罰的也是個人,因此較會主張嚴刑峻法,酷刑警惕。

自由派認為邪惡的不會是個人,個人之所以邪惡,是因為體制邪惡,讓個人完全沒有選擇,舉例來說吧,端傳媒這篇『血是怎麼冷卻的: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詳細訪問了在台南湯姆熊犯下殺童案的曾文欽,從他小時候的生活環境講起,我們先假設這篇報導 100% 屬實,經歷過遺棄,冷漠,背叛,霸凌,不完整教育,孤獨,精神問題… 等負面成長經驗的個體,犯下了邪惡的罪過。你能拍胸脯跟全世界保證,如果你的過去跟他一模一樣的話,你能有現在這樣的健全人格,價值觀,與經濟能力嗎?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他就可以先拿起石頭打她。」
(Let any one of you who is without sin be the first to throw a stone at her.)
— 耶穌基督,聖經,約翰福音

因為他的過去跟你們不一樣,因此我們在執行法律與刑罰時,必須要連帶考慮這個過去,而不是只著重這一刻,這一秒時他的罪孽,這是自由派深信的價值。

從這篇報導看來,小燈泡的母親很可能就是自由派的一員罷了。

財富的分配

除了『死刑』議題以外,因為對公平正義的定義不同,保守派與自由派對財富分配的觀點也是南轅北轍,保守派相信系統是公平的,因此崇拜在系統中超越群倫,累積出巨大財富的玩家們,認為他們異於常人地優秀。

相反的,自由派則是因為認為現行系統有漏洞,會藏污納垢,因此主張政府多課富人一些稅,補助窮人,才能確保社會正義,佔領華爾街就是近期一個最好的例子。

對此,保守派的人則說:『為什麼最優秀的那些人要被懲罰呢? (Why should the best people be punished?)』

人之初,性本善?還是人性本惡?

在人類社會中,到底是互助多些呢?還是競爭多些?

第三個決定各人是自由派還是保守派的決定因素,是各人對於所謂『人性』的觀察。

在 25 歲時,如果你不是個自由主義者,你沒有心。到 35 歲時,如果你不是個保守主義者,你沒有腦。
(If You Are Not a Liberal at 25, You Have No Heart. If You Are Not a Conservative at 35 You Have No Brain.)


邱吉爾可能不是第一個說這句話的傢伙

上述這句話,在書中有更完整的研究與詮釋,基本的邏輯是這樣的,人類的幼蟲(XD)是沒有辦法獨立成長的,在這個階段,依靠的是成人的愛心與供給,自然而然,對於週遭人性的觀察會以較為『互助』的角度切入,換句話說,年輕人看到的世界,是充滿愛,充滿合作,充滿真誠的,因此更認同資源分享,打破階級,人權平等的自由主義。

反之,年紀稍長以後,在瞭解所謂的社會現實以後,會發現人與人之間的資源分配與交往,常常是以『競爭』的方式進行的,資源就這麼多,如果甲到多一點資源,乙勢必分配少一點,久而久之,歷練過窮山惡水,會比較刁民一點,自然就會認同自己或是自己族類必需多分配一點資源,多保護自己一點的保守主義。

走到極端,就會做惡

兩種主義都不能走到極端,極端的保守主義,近來最有名的應該是希特勒的納粹,除了自己的族類以外,其他通通用力剷除,種族屠殺於是發生,極端自由主義,最好的例子當然就是對岸的共產主義了,當強調人人一概齊頭式平等時,那些掌權人會更平等一點 XDD ,也會以平等之名作惡,鏟除異己。

出自動物農莊,所有動物皆平等,但是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加平等一點。
圖片出處

極端兩種主義看起來極為類似,都是獨裁專政,就算理念不同,兩種專政也會互相合作,受害的都是政權下受迫害的人民。

看完本書後,你會真切的認識到,只要身而為人的一天,你就註定踩定自由派的理念,攻擊保守派的作為,或是堅守保守派的價值,拒絕自由派的激進不理性,再想一想,如果台灣沒有統獨問題,台灣的社會就會一片祥和,歌舞昇平了嗎?

醒醒吧!因為人類看待族裔與繁衍的觀點自然的分為兩極,因為每個人容忍社會不公的程度分為兩派,又因為我們對人本性觀察是互助還是競合的意見也完全不一樣,因此社會仍然會是以保守派對自由派之別分裂著撕裂著,跟任何西方民主政體一樣兩難。歌舞昇平的歌舞是會照舊,但是全民和諧的昇平之時卻是絕對不會到來。

只要是民主政治,分裂是必然,撕裂是必然,因為人類早就如斯的被造物主設計出來。要搞全民大團結,追隨領導人向和諧前進那齣戲,請移居中國或是北韓,那些政體刻意壓迫兩方的其中一方,創造出全民一心的假象。

近年來台灣自由派政黨的代表我認為是時代力量,從他們在多元成家,財富分配,以及死刑議題的立場都可以看出端倪,國民黨當然完完全全是保守派的代表,民進黨則是因為身上有太多統獨與黨外時代的枷鎖,似乎在自由與保守派之間遊走。

最後,因為篇幅關係,我跳過不少精彩的討論,不管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似乎某種程度上是取決於基因的安排(也就是說出生前就決定得七七八八了 XD),宗教與政治之間關係,Altruism(利他主義,犧牲自己,成就別人)的討論,親屬選擇,女性地位,還是出生順序造成的手足競爭 … 等的研究,就留給你自己看了。

大力推薦本書,我知道台灣還沒有書商翻譯出版,有興趣的出版商,麻煩寫信給我,我會無償幫你聯絡該書的作者我朋友。

——————————————————————————————————–
如果喜歡我的文章,非常歡迎你填入您的 Email 信箱,訂閱 Winston Chen,
或是直接關注我的 Facebook 粉絲團
#mc_embed_signup{background:#fff; clear:left; font:14px Helvetica,Arial,sans-serif; } /* Add your own MailChimp form style overrides in your site stylesheet or in this style block. We recommend moving this block and the preceding CSS link to the HEAD of your HTML file. */

訂閱 Winston Chen – 台灣工程師的矽谷故事

也非常歡迎你來信跟我討論,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