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bie,你還好嗎?我們好想你…

太昊湖滑雪的照片,那次我跟 Robbie 都被困在山尖上下不來,差點被搜救

那是一種無聲的,悶在心裡的悲傷,我很想用力地叫出來,但是喊到嘴邊的卻是那種呀呀的低吟,和不規則換氣的抽搐。

這是我第一次遭遇到戰友撒手人寰,措手不及的經驗,再怎麼樣也沒有想到,會是那個不管 coding 到多晚,不管排程有多麼趕,你轉頭跟他討論問題時,他都會先給你一抹憨憨微笑的 Robbie Cheng。

2012 年時徹夜跟 Robbie,Johnson,還有 Kevin 在敦化南路 NY Bagels 趕 Sprint release 時的場景

跟他一起的回憶有很多,其中最深刻的一次,是 Dan 開著車,帶我們披星載月地從太昊湖狂飆回舊金山,滿天星斗下,整台車熱烈地討論著電影,他喜歡『大國民』與『教父』那種經典型的電影,認為他們的成就永垂不朽,值得一看再看。我卻覺得新的電影會站在舊電影的成就上,因此我們更應該要看的是新的電影,我們如是如是地辯論著。

他熱愛電影,常常帶著整個公司同時往台北電影節出發,儘管像是 The Turin Horse 那種完全不知所以然的內容,他仍然看得津津有味(另一個同事早就翹出電影院吃完一碗拉麵後又翹了回來),後來還在西門町紅樓下的咖啡館分享他的想法,夜色中飄著微風細雨。

他熱愛 Java 技術,是個卓越執著的工程師,除了爛熟 Web 框架,資料庫,與分散式系統的建制以外,他還非常活躍地經營著台灣 java 的技術社群,舉辦技術 Conference,也同時把他的才能貢獻到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的義工系統建制上。

Robbie 在太昊湖跟 Steven 打雪仗,打一打兩個人追逐了起來(後面的是 Robbie)

他熱愛人群,不僅招待著美國到台灣出差的同事台北平溪兩頭轉以外,還完全不介意把新朋友帶入他的生活中,一起作瑜珈,一起郊遊,一起唱歌唱到燒聲。如果你跟台灣新創公司社群熟,這兩天一定能看得到朋友寫出來的,對他的憑弔。

大部分的朋友根本沒有辦法相信他已經走了, Facebook,微信 與 Skype 跟我確認的同時,流露出來的不是不捨,而是真真切切,砍肉切骨的那種哀傷:

『I’m overwhelmed by the sadness.. he’s the kindest person I’ve ever met… crying so hard..』朋友A。

『老天不仗義,這麼好的人怎麼這樣就走了』朋友B痛哭。

『我先走了,我要冷靜下來,我現在沒有辦法思考!』說完,朋友C奪門而出。

怎麼會這樣?

人走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一輩子努力到現在的思想,夢想,愛情,親情,友情,喜歡,厭惡,價值,金錢,學識 … 對個人而言,全都煙消雲散,這個世界接下來會是興盛,或是毀滅,也沒有關係了,走人生這遭的意義,本來就完全是個人所定義的。

唯有找到自己的人生意義,才能這麼坦然地面對自己,甚至面對死亡,Robbie ,你能這麼發光發熱的活著,想必你已經找到自己的意義了吧?

好好休息吧,Robbie!身為朋友,我真的也只關心一件事情,你過得好嗎?

未來天堂見面的時候,再帶我去那邊的電影節吧,你還欠我一頓台灣的麻辣鍋說。

Robbie 在最右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